img1

“只有当每个人都坦率地表明立场,才能发生真正的改变。”

LGBTQ 员工与他们的故事​​​​​​

罗氏 LGBTQ 社群是我们企业文化中,一个重要而长久的印证。员工们讲述的各种故事编织成了一幅多彩的卷轴,让每个人都能在工作中得到成长,追求价值导向的人生。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聆听他们的故事,支持并包容,成为更好的盟友。为了庆祝“骄傲月”,少数群体员工分享了他们的经历和对未来的期望。

拥有盟友的重要性

André Bertomeu 在位于巴西的罗氏医学事务部工作,是 OPEN 联盟的主席,该联盟相信通过与盟友的合作,对扩大 LGBTQ+ 社群的认知具有重要价值。他还谈到了最近这一群体在他的国家所取得的胜利。

“只有当每个人都坦率地表明立场,才能发生真正的改变。盟友是指支持 LGBTQ+ 社群的人士,他们踊跃的发声和支持行为,帮助其他人了解这一群体,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与不了解 LGBTQ+ 社群的人们探讨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是一项巨大的挑战。我们的活动一般会邀请具有相关认知的人参加。尽管如此,我们却一直在寻找扩大影响力的方法。我相信,盟友是这一行动的基石。盟友在吸引多元化的人才方面也发挥着重要作用,例如罗氏这样的企业,他们是人才招聘的决策者。
img1
André 和这位支持“骄傲节”的同事​​​​​​​

社会和政治背景

在 LGBTQ+ 问题上,巴西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国家。虽然,我们有全球规模最大的骄傲节庆祝活动——据统计 2019 年有 300 万人参加,但同时,我们也是反 LGBTQ+ 暴力发生率最高的国家。 

我们是一个两极分化的国家,社会严重不平等,发生在诸如变性人和黑人身上的暴力事件越来越多。另一方面,随着同性婚姻及共同领养的合法化,大规模的社会运动也日益增加和具有组织性。近年来,LGBTQ+ 人群的权利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疫情的影响

今年,我们为 OPEN 制定了重大的计划——确认参与平等活动、全球峰会,以及当地许多对 LGBTQ+ 社区产生积极影响的倡议。但随着疫情的出现,我们不得不改变计划。每次活动的取消及无法开展倡议活动,加重了我们的挫败感和焦虑感。 

但看到 OPEN 团队在寻找创新且富有同理心的解决方案中找回力量时,我感到很欣慰。成功案例包括:iBuddies(一项旨在通过非正式对话,连接罗氏 LGBTQ+ 社区成员和世界各地的盟友,探讨他们所在社群的现状和倡议)、5月份举行的 OPEN 全球网络峰会上,我们的成员积极参与了重新定义疫情下的工作方式的讨论。另一个让我们感到自豪的成就,是发布了罗氏彩虹旗标志,以支持今年6月举办的骄傲月活动。


好消息

在国家层面,我们也得到了一些好消息。5月9日,巴西最高法院推翻了禁止男同性恋和男双性恋献血的规定。在献血量因疫情而大幅下降之际,这是人权和有输血需要的患者的双重胜利。”

长足进展

Laura Lange 是基因泰克位于南加州的园区,个体化医疗卓越中心的全球项目高级经理。她分享的故事反映了基因泰克在 LGBTQ+ 社群相关的问题上所取得的进展,这要归功于盟友的支持。
img1
“2019年5月,基因泰克首次与所有员工分享了多元化的详细报告。尽管数据显示,我们在 LGBTQ+ 社群的性别表达方面取得了长足进展,但并不能代表我们整个社群,因为该数据只符合典型的男性和女性定义的人群,而没有考虑其他类型的非二元性别认同的人群。研究表明,与前几代人相比,进入职场的年轻人将自己确定为流体性别或非二元性别者呈较高的比率,因此,改变我们统计数据的方式对于帮助我们打造包容的职场文化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三年前,我与 gPRIDE(基因泰克多元化协会,旨在促进包容并赋能社群成员倡导公民权利和人权)的联合主席一起,开始游说公司统计 LGBTQ+ 数据。2019年,管理层将自愿表达自我认同的范围扩大至美国基因泰克和罗氏,来应对个人的性别认同和性取向。

关键盟友

我们的首席执行官 Alexander Hardy 在其管理的团队中设立了基因泰克首席多元官 (CDO) 的新职位。他任命了 LGBTQ+ 社群的长期支持者和盟友 Quita Highsmith。Quita 致力于促进归属感、推动包容性研究和健康平等,改变社会的认识,作为目标加入多元与包容的战略中。

最近,她扩大了推进包容性研究的范围,并承诺通过将 LGBTQ+ 纳入该倡议来改变社会。社群成员在电子病历中准确记录了性别认同和性取向、差异、医生偏见和其他问题。关键还是要收集更多数据来缩小差距。作为一个强大的盟友,Quita 的使命正在于此,并将我们的社群纳入倡议并不断推进。”

 

两面  

William Haylett 是罗氏诊断南非开普敦公司的研究和早期开发研究员。他分享了他的国家对 LGBTQ+ 群体两面派的态度。
img1
“名义上,南非是所谓的 LGBTQ+ 人权灯塔——世界上第一个在宪法中规定禁止歧视基于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的国家。2006 年,它是世界上第五个(也是非洲大陆唯一的国家)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然而,南非的后种族隔离政策与普通南非人的生活经历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其中对 LGBTQ+ 问题的误解和对 LGBTQ+ 人群的中伤屡见不鲜。 

2015 年的一项全国性调查说明了这种两面派的态度,该调查报告称,虽然 51% 的南非人认为,同性恋者应享有同等的人权,但令人失望的是 72% 的人认为,同性活动在道德上是错误的。这并不意外,因为南非社会虽然复杂多元,但绝大多数的人拥有宗教信仰、男尊女卑的思想,且道德观念保守。此外,传统男子气概的观念导致仇视同性恋的暴力和虐待事件。44% 的南非 LGBTQ+ 人群报告说,由于他们的性取向,他们在日常生活中遭受过言语、身体或性暴力。显然,当你受到矫正強姦或同性恋抨击威胁时,或因着“对罪人要有爱,对罪要有恨”的幌子,遭到朋友和家人抛弃时,宪法几乎起不到任何保护这类人群权益的作用。 

别样的个人经历

话虽如此,但这些阴暗的事件并非我的个人经历。我住在开普敦一个富裕、历史悠久的白人社区,很少需要考虑公开“出柜”的问题。我住在非洲的同性恋之都,那里有专门的夜总会、电影节和骄傲月活动。我可以牵着未婚夫的手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他也可以送我到公司上班;分开时,他会在我的脸上轻轻地亲一下。我在公司里可以公开谈论我们的婚礼安排。

这种随心所欲的生活一部分归功于罗氏值得褒扬的包容性文化,一部分是我熟悉南非的渐进式反歧视法律架构,这是我作为 LGBTQ+ 员工的保障。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我是一个白人,处于中上层阶级,属于顺性别者,这样的社会影响力就像盾牌一样。我有幸生活在一个包容同性恋的社交群。但是,对于许多黑人、贫困者,甚至无家可归的 LGBTQ+ 人群来说,虽然,他们也是“同志友好”的开普敦的一部分,但是,他们的遭遇并不怎么“友好”。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有发言权,而那些渴望被听到的社会弱势 LGBTQ+ 人群却没有。我的“我出柜,我骄傲”的生活很轻松,为此,我心存感激。我遇到过的最大的歧视是偶尔听到路人悄声说“moffie”(南非荷兰语,侮辱同性恋者的词汇)。我原谅了他们的无知,不受影响并继续前行。我听说过一些不太好的经历,这些社区在我的社交圈之外,在那里大声嘲讽‘moffie’往往是骚扰和暴力的前奏。”


基于偏见且毫无科学依据的政策依旧存在

罗氏组织诊断部法规事务经理 Mike Wierzba 是美国亚利桑那州图森市 OPEN 组织的主席。他谈到了社群在新冠疫情时期,面临的挑战以及拥有盟友的重要性。

“我们当前都面临着新冠疫情及其给我们的人际社交带来的压力,以及我们的焦虑日益加剧,LGBTQ+ 社群的成员此时可能会特别敏感。对于我们这些小时候感到被社会孤立的人(不被接受或融入不了社会)来说,人际交往的疏远可能会引发与过往经历有关的情绪,再次进行心理干预。我还看到社群中的一些长者独自一人,没有亲人,并且因感染而面临更大的健康风险。我们这些经历过艾滋病危机的人无疑看到了与疫情,恐惧和未知事件的相似之处。
img1
Michael,右一排,支持骄傲节​​​​​​​
在罗氏组织诊断 Vivid OPEN 联盟,我们有幸有很多的盟友。对于其中一些盟友来说,他们是个人参与,因为他们有一个 LGBTQ+ 的孩子、父母或其他家庭成员。正是这种个人经历激励了他们为使我们的职场和社区更具包容性而做出努力。正是这种具有包容性的社区归属感帮助我专注于我的工作,而不会因担心他人的偏见而分心。

献血限制 我很高兴地看到罗氏诊断在新冠病毒检测中做出的贡献,这可以缓解人们对疫情的恐惧感。我还看到了质量诊断的重要性,以及它可以产生进一步影响的领域。尽管在艾滋病和血液安全检测方面有所创新,但英国和美国等一些国家和地区仍然限制男同性恋者献血。为应对新冠疫情,限制已从原本的 12 个月的无性生活减少到 3 个月。然而,在这样一个基于偏见且毫无科学依据的政策仍然存在于社会的偏见之中,我感受到了深深的歧视。 

在这个行业工作,很高兴地看到罗氏通过诊断方面的专业知识来教育并普及政策,使其更具包容性,并认识到现代、高质量的诊断测试如何降低潜在风险。

我期待 #RochePride 和 #RocheProud 的协同作用!” 


没有盟友的战争难以得胜

Iain Gowers 是英国伯吉斯山罗氏诊断部的技术支持分析师,并领导英国的 OPEN* 组织。他反映了他是多么感激盟友的直接参与和支持,帮助他们发展 LGBTQ 社区。
img1
伯吉斯山位于布莱顿市以北 8 英里的一个小镇内。人们普遍认为 Brighton & Hove 是英国非官方的“同性恋之都”。因此,伯吉斯山的大多数员工都与当地的 LGBQT+ 社群有过联系或参加过活动。Iain Gowers 与朋友参加骄傲节

我们处于一个非常多元化的环境,所有部门都有 LGBTQ+ 人士。因此,人们希望能够更频繁地聚在一起,能有一个地方讨论诸如奥兰多枪击案、仇恨犯罪的兴起,以及英国脱欧公投通过后产生的恐同言论。在英国脱欧公投后的第二天,我去了很热门的伦敦骄傲节,并看到了其他制药公司。

这是我们开始的地方。在这里举办活动相当容易,当我们参加 Brighton & Hove 骄傲节活动时,成员们非常热心。这是英国最大的骄傲节活动,吸引了超过 500,000 名观众。自 2017 年以来,我们一直参与其中,并且是第一个参加骄傲节游行的罗氏公司。

如果没有盟友的帮助,我将无法在伯吉斯山发起 OPEN 组织。通过他们在第一次会议上发送邀请,确保那些 LGBTQ+ 员工亲自收到邀请。我们的盟友是组织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们开展社交活动,并参与其中。没有他们,我们不可能取得胜利。

由于疫情的影响,原计划参加布莱顿和伦敦举行的骄傲节也被迫取消。我们无从得知哪些 LGBTQ 场所得以留存下来,但我们决定支持他们。去年,我们支持并参与了布莱顿骄傲节。

img1

英国献血法

自 2017 年 11 月起,男同性恋者可以献血,前提是他们的无性生活长达 12 个月。一项举措将其改为了3个月,通过这项举措,就长达2年多的时间。

我们开到了一个血库,一位同事问我是否要献血。我尴尬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是一个非常私人的问题,虽然那位同事并无恶意。好在一些同事读懂了我的表情并为我解了围。但我意识到没必要感到尴尬,因为我们有检测技术,可以检测到捐赠的血液中是否有艾滋病毒,无需受到政策的影响。

*OPEN 联盟是罗氏旗下的一个 LGBTQ+ 组织,致力于为所有性取向、性别认同和性别表达打造一个包容的工作环境。
​​

Iain 参加骄傲节